柒。分幼稚

贰遛子:

#小故事#

我拖着疲惫的腿从国王湖回到慕尼黑,在晚上满街醉汉的KARLPLATZ闲逛。一首巴赫的托卡塔与赋格,一首维瓦尔第的四季夏,彻彻底底的让我把最后一点体力都拍手叫好了。我干脆坐在地下,旁边的姑娘跳起了舞。慕尼黑。

雪梨町SHERRYDING:

路途上会有很多站,很难有人可以至始至终陪着走完,当陪你的人要下车时,即使不舍,也该心存感激,然后挥手道别。

微博 雪梨町

李志宇 × 摄:

几张『不小心』的照片  自己却挺喜欢的

这也是胶片的乐趣之一吧!